他带领10名西装革履小哥 只配送百元中高端餐饮

发布日期:2017-06-14 阅读次数:713
关键词:外卖电商电商
摘要:“当一个配送员穿着统一的制服,拎着塑料口袋,夹杂着灰尘和汗水的味道,匆匆上门送餐,你会觉得这顿饭好吃吗?不会的。”

 

文| 铅笔道 记者 邵希

► 导语

到了地铁5号线的天通苑北站,还要搭乘14站公交,才到王乙同办公的地方。那是夹在北五环、六环间的别墅区。

进门直上三楼,王乙同和两位合伙人挤在五六平方米的房间办公。王泡好一壶茶,点着一根烟,说:租金每个月9000块,20多人办公吃住,非常便宜。

别墅住着一支10多人的配送队伍。2015年,王创办了“Buytime”,为中高端餐饮商铺提供配送服务。不同于其它众包模式,他自建配送队伍。

 

◆  送餐路上的“Buytime”小哥

11月,王乙同在与21家商铺达成合作,后者将店内的订单交给“Buytime”配送,优先级在“达达”、“饿了么”之上。商铺需承担配送费用,现为10元/3公里,之后3元/公里,平均配送费用约20元。

商铺之所以选择“Buytime”,原因在于:商铺定位中高端人士,客单价100元以上,其配送员西装革履,形象适合出入高档写字楼;且“Buytime”不拼单,保证30分钟送餐,采用恒温箱保温。

目前“Buytime”的配送范围是三里屯、国贸,日订单量约100单,日均人力成本和配送费收入已基本持平。春节后,“Buytime”将上线微信平台,用户可从微信直接下单。

王已获得了来自个人投资者的200万天使资金。

注:王乙同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,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。

服务餐饮行业

4年前的冬天,北京北影厂外,王乙同和两个合伙人在小摊吃着烤面条。

“不干了,干不下去了。”每个人都很丧气,电商赔了2年,快递赔了1年,前前后后亏了200多万。那会儿,他们被催着换仓库,员工偷走了一整箱iPad,连吃串烤肉都显得奢侈。

说到自己,王乙同也深感唏嘘。出国留学回来,身边的同学、朋友都去了外企、金融等,自己偏偏开起了淘宝店,加盟了快递网点。他从一开始夹杂着英文单词讲话,到后来和配送员混一起“吃饭、喝酒、打牌、抠脚”。

王想着要再撑一段时间,还好公司拿到了两三家大客户,勉强过冬。进入2013年,慢慢扭亏为盈。

当快递公司进入正轨,他准备再次创业。想过餐饮配送,但恰逢2014年“饿了么”拿下8000万美元,颇显巨头之势,王立刻打消了想法。

他又想,要不为写字楼白领送零食和鲜榨果汁?想到这里,他灵光一现,何不进一步扮演白领的私人秘书!

2015年5月,他从自己的快递公司找来5个年轻小伙子,让他们穿得西装革履,跑到北京国贸附近,专为写字楼白领跑腿

美食外送、百货外送、代客泊车、接宾客、洗车保养、出差旅游攻略、家政……他把想到的服务统统列了出来。结果,发传单的地推小哥屡屡被拒,拿到传单的路人也是一头雾水。“这是秘书服务,但稍微中产的人都不会伸手接传单;即使接下,对方也根本记不住这家公司到底干吗。”

到了10月,微信积累3000多用户。但新公司已经烧掉了70多万,每天只有十几单。亏损再次让王乙同陷入焦虑。这时,他发现在寥寥订单中,有10多单来自一家沙拉店,这给了他一线生机

一开始,沙拉店老板拿到传单,看到“Buytime”的跑腿价格便宜如白送(最初采取随意打赏的收费模式),就时不时让其帮忙送个文件。后来老板找到王乙同,商量要不让秘书帮忙送沙拉外卖,沙拉店人均70~80元,西装革履的形象给用户体验更好。当时“饿了么”每单配送费七八块钱,“我们没那么有名,一单就挣三四块钱。”

沙拉店给了王乙同启发,“我们懂配送,这才是我们的优势。”想通后,王决定转型,自建配送队伍,服务餐饮行业。“绕了一圈,最终还是进入餐饮配送。”

定位中高端

采访中,王乙同突然反问铅笔道记者:“如果让你闭着眼睛,捏着鼻子,分别喝可乐、雪碧、芬达,你能区分吗?”不等回答,他接着说:“是没有区别的。”

在他看来,好吃这件事要从六个维度来看,分别是味觉、视觉、嗅觉、听觉、触觉和自我暗示。“就像辣椒,是微微的刺痛感,这三种饮料是通过‘闻’和‘看’来区别的。”

“当一个配送员穿着工作服,拎着塑料口袋,夹杂着灰尘和汗水,匆匆上门送餐,你会觉得这顿饭好吃吗?不会的。”

 

◆  西装革履的配送小哥们

王先从外观改变配送员。定位中高端餐饮,他让配送员穿得像之前的白领秘书一样。西装革履是标配,还要求从头到脚收拾干净,喷上香体喷雾。“整个感觉就不同了,你本来就觉得东西好吃,现在会更好。”

11月1日,正式转型。王乙同团队在国贸、三里屯找商家谈合作。一个月内,接触了30家商户,其中21家同意合作,将“Buytime”的配送优先级排在第一。

说服商家的自然有配送员的外在形象。更重要的是,“Buytime”承诺30分钟完成配餐。之前王乙同和沙拉店老板接触,对方告诉他,“达达”、“闪送”是抢单形式,经常需要等很久,而且配送员每趟拼四五单,如果排在后面,至少等一两个小时,顾客怨言很多。“众包的形式配送中高端餐饮,顾客是送一个砸一个。”

“Buytime”配送员不会拼单,在30分钟内完成;配置了保温箱,尽可能维持食物的口感。

之所以做到不拼单,源于中高端餐饮店乐意以高配送费用换取优质服务。“Buytime”将配送费用定价为:3公里内10元,此后3元每公里。

当王乙同告诉沙拉店老板,配送费得涨价时,对方觉得“肉疼”:从三四块涨到十几块钱。但为了配送质量,他仍然选择留下。

控制成本

王乙同反复强调,自己的优势在于懂配送。他的“懂”体现在如何搭建配送队伍,将成本控制在5000元以下。他只招18~25岁的年轻配送员,现有10人队伍多来自快递公司,“至少跟了我一两年。”

 

◆  “Buytime”团队

配送员都住在北五环、六环之间的海德堡别墅,由专门的阿姨负责伙食。他们每月工资3500元,吃住成本约600元,交通、电话等杂费约400元,故单个人力成本控制在4500元。按照每月22个工作日,日均人力成本是200元。

其他的同城配送员工,月工资五六千,不包吃住,没有周末,拿到手约4000元。“而‘Buytime’的配送员住着别墅,坐着按摩椅,看着乐视电视,吃着阿姨做的饭,穿着西装,每周双休,每年工作200多天。”这群年轻人不在乎多四五百块钱,他们甚至有着强烈的职业自豪感。

11月,“Buytime”每天的平均订单量为100单,每单平均配送费是20元。“现在每天的配送费收入可以和配送员人力成本持平。”

今年1月初,王乙同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状态:“尊敬的投资人您好……”他介绍了“Buytime”转型以来的成绩,并表达了200万融资的需求。王很坦诚地说,这一次创业之前,对互联网创业一窍不通,甚至“BP”两个字母,也是用百度查了才知道。

很快,十来个老同事找上来,他们都是各地的快递加盟商。最后5位个人投资者共投资200万元。“他们都有五六年的配送行业经历,分布在沈阳、重庆等地,未来可作为各地的分点。”

目前,“Buytime”的订单来自于商家自有订单,配送优先级在“达达”、“饿了么”之上。春节后,“Buytime”将上线微信公众号,用户可在微信下单。

未来,王乙同将把重点放在为商家提供增值服务。比如,提供可回收餐具;撮合不同的商家合作,如三里屯的一家冰淇淋店可以在国贸的沙拉店设点,从而扩大辐射人群。

公众号二维码

技术经理微信

全国免费咨询热线
177-5510-5755(有关技术问题以及电商运营等可直接与技术经理交流)
4000-522-555(全国免费咨询热线)
版权所有
Copyright 2007-2017 版权所有:云商城(隶属于司瓦图网络) ALL Rights Reserved
友情链接 LINKS